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
阳泉新闻网 >> 广角
灵活把握课文的展开方式——初中课文《植树的牧羊人》《不求甚解》赏析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06:33
来源:阳泉晚报

  课文的展开方式,就是课文的结构、脉络,行文的思路、顺序,文中各部位间的关系。指导学生分析课文如何展开,是语文阅读教学中必不可少的环节,有助于学生获得对课文的基本认知,从而激发其深度思考。但在平时教学中,教师往往囿于固定的解读模式,以“请同学们划分文章层次、概括段落大意”之类千篇一律的指令牵动阅读实践,陷入呆板的授课套路。实际上,教师可在充分研读教材后,灵活处理教材,整合教学资源,采用多样的形式、不同的视角启迪思绪,帮助学生尽情领略课文的个性和美感。

  我们先举初中课文《植树的牧羊人》为例。这是一篇记叙型文本,其展开方式可从不同角度爬梳:

  从记叙顺序的角度看,课文遵循时间顺序展开,在时间推移中表现人物恒久不变的精神品质,展现环境沧桑巨变的人间神话。

  从记叙对象的角度看,课文以高原由荒山野岭变美丽沃土、从不毛之地变富饶田园的精彩“蝶变”展开,背后是牧羊人数十年如一日、不辞辛劳的默默奉献。

  从表达方式的角度看,课文主要以叙述展开,同时穿插描写、议论和抒情。

  从总体框架的角度看,课文以“总—分—总”的结构展开,首尾照应。

  从详略安排的角度看,课文以详写“我”的三次见闻展开,一次比一次开眼界,一次比一次受触动。

  从表现手法的角度看,课文以鲜明的对比展开。

  尽管以上角度已经足够多了,但似乎还缺乏那么一点深度和高度。倘若查究文本再仔细一些,还可以惊喜地发现另一种新角度——课文展开大大有赖于“我”的存在:

  “我”的旅行是故事的缘起,没有“我”起意探险,就没有后面所有的故事。

  “我”是故事的线索人物,“我”贯穿故事始终。

  “我”是故事的讲述者和奇迹的见证者,这个故事基本上就是“我”的游历见闻。

  “我”对牧羊人的观察以及与牧羊人逐步深入的交往,既有效地塑造人物形象,又有力地推动情节发展。

  “我”的心生好奇和恍然大悟,为故事展开设置悬念,增添叙事波折,平添情味趣味。

  “我”对牧羊人的“刨根问底”,引出故事背景,在故事的时序展开中宕开一笔、补写一笔。

  “我”和牧羊人道别后一段时间的“缺席”,在故事连续性展开中制造空白,也使故事自动分层、掩映起伏。

  “我”紧贴故事展开而发出的评议,巧妙地烘托人物形象,调节叙事节奏,传递故事主题。

  如此精粹、雅致、创新的剖析,一反平俗的教学手法,更能读出课文的知识含量,读出课文的文学味道,读出课文的美点妙要。

  我们再看一个议论型文本的例子,初中课文《不求甚解》。文章自始至终都围绕“不求甚解”的两层含义展开,一层是读书的态度,一层是读书的方法。其论证部分可以大致划分为五个板块。

  第一板块举陶渊明《五柳先生传》原文为例,追本溯源,细致释义,基于“好读书”这个前提,结合“会意”这个目标,又考虑“一下子想完全读懂所有的书”以达到“真正的会意”的难度,最终推导出“不求甚解”的两层含义。第二板块举反例,强调“不求甚解”的含义,但更侧重“态度”这个层次,即应该虚心、不自以为是,后顺势讲到“方法”。第三板块举正例,第三次强调“不求甚解”的含义,但更侧重“方法”这个层次,即应该“观其大略”、广泛全面地学习。第四板块强调“不求甚解”的含义时,首先指明“态度”,对“不因小失大”与“马马虎虎”的易混淆点进行辨析、剥离、申明,警醒读者凡读书必须认真,防止掉进误区;再附陆象山语录为例,意在突出“方法”,进一步确证“不因小失大”“未晓处且放过”的科学性、严谨性,两个段落自然衔接、不着痕迹。第五板块举日常阅读经验为例,第五次强调“不求甚解”的含义,重点在“方法”,但仍以“态度”为前提,推敲淬炼出“重要的书必须常常反复阅读”的至理箴言,有力收束全文,“但余钟磬音”。

  可以看出,五个板块虽都指向“不求甚解”的含义,但具体内容各有侧重,逻辑上也多有变化,绝非在两个层面上平均发力、同等用墨,而是在“深一脚浅一脚”般执着行进的论说中持续深化意脉、不断突出意旨,徐徐步入概念的核心地带。这样的议论体现了思想的层进与纵深,达到了“两点论”和“重点论”的统一,闪耀着辩证法的智慧光芒。五个板块的例证角度也不同,有正面论证,还有侧面论证;有中国古代的例子,还有外国现代的例子;有典籍中的记载,还有生活中的经验;有直接引语,还有概括性引用。这表现出作者渊博的学识、厚实的储备和娴熟的写作技巧,彰显着灵巧而不滞笨、摇曳而不枯涩的文笔特色。这种展开特点,我们可以概括为“纵向多角度”。

  另一方面,课文的展开还呈现“横向有勾连”的“复笔”之美。这是将五个板块并置起来比较的。每个板块无论角度如何变换,谈的其实都是“不求甚解”的要义,未曾离开这个中心半步,只是一块比一块澄清、深入、透彻罢了。板块之间不是平行的分论点关系,反而相互黏结、交互补充、前后呼应、上下关切,可挹彼注兹——此为内容上的“横向勾连”。此外,每个板块的内部结构相似,除第四板块外都是拿例子打头、从论据说开,形成美观的文面——此为形式上的“横向勾连”。

  此番多向“透析”,一改按部就班的议论文教学法,可谓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,作者构思清晰浮现,课文肌理历历在目。

  解析、欣赏课文展开方式的阅读教学,着眼于训练学生整体把握文意和谋篇布局的能力,着力于培养学生抓纲拉网、提要钩玄的阅读本领,便于学生建立对课文的宏观印象。同时,可以提升学生思维的严密性、条理性、灵活性,让学生的思维活跃起来、敏捷起来、开阔起来,既锻炼鸟瞰的“眼力”,又锤炼思辨的“脑力”。如果教师可以改变陈旧的教学习惯,将更能发挥教材效用,提升课堂效率,增加课堂创意,使学生在新颖实在的品析中登上语言学用的高阶。

(城区教育局 侯 杰)

编辑:
主管: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:阳泉日报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4120190003
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:(晋)字第060号
地址: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:0353-6658025 邮编:045000
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
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*768
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